文/图:黄大象

 因为办理中国签证的不顺利,与我有着忘年交兄弟情谊的义大利爷爷已经好久没有回他有第二故乡云南了,我不免会经常想念他,想念和他在一起旅行的日子。上月的一个下午,我正在参加一个会议,突然接到他打来的国际长途,他欣喜若狂地跟我说他计画于今年八月底来昆明,可能会呆到耶诞节前。听到好消息,我心里十分开心,盼望着他早一点到来。

 义大利爷爷全名叫Corrado Politi,中文名叫田甫。因为我的江湖名字叫黄大象,认识我之后我给他取了一个更好听更形象的中文名字“田大熊”,因为他长得虎背熊腰,他非常喜欢我给他取的外号。他今年已经75岁了,可是人老心不老,是个典型的“老顽童”,许多朋友都说以后我黄大象老了,一定就是田大熊那个style,我觉得完全有可能。

 他虽然已经75了,比我父亲还大近10岁,按道理他是我的长辈,可他经常说他才18,不喜欢我叫他义大利爷爷,他坚持让我叫他“old brother(老哥)”。他十分热爱云南,第一次踏进云南这片神奇的土地,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云南,他对云南的那份执着的热爱跟许多云南人相比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呀!。有一次我问他,你内心深处对云南最大的感受是什幺?他的回答让我颇感意外,他说自从爱上云南以后,当身在祖国义大利的时候,他每天都会想念云南,想念云南的山山水水;可当呆在云南的时候,基本不会想念义大利,但是耶诞节回义大利陪家人是雷打不动的习惯。他真是一个错生在义大利的地地道道的云南人!

一个错生在义大利的云南人

2011年2月  在德宏陇川“目脑纵歌节”

初  识

 我和义大利老哥相识的经历有些神奇,正是验证了中国的一句古话“千里有缘来相会”。记得那是2010年的11月,中国国际旅游交易会在上海召开,我是云南省参展团的展览组组长,负责云南旅游展台的搭建和展期值守,他当时的身份是中国旅游研究院的外籍顾问。他长得有点像圣诞老人,去哪儿总能吸引别人好奇的眼光。后来在云南旅行的时候,不管去哪里,小朋友们都会异口同声地喊他“圣诞老爷爷”。开展第一天,他来到了云南展台,对云南展台上的那头用鲜花扎制的大象讚不绝口,不停拍照留念,并站在那里津津有味地看着大萤幕上正在播放的谭晶演唱的MTV《长街宴》,只差口水留出来啦......

 于是我走向前去跟他问好,交换了名片,问他是不是第一次来中国?他大笑着对我说,大象先生,我今年快70岁了,我去过世界上的所有国家,中国已经来过20来次了。于是我问,你去过云南吗?他说没有去过,也不知在哪儿。于是这次轮到我大笑了,我带着羡慕又有点讽刺的口气跟他说,云南是中国最美的地方,云南就是中国的缩影,云南那幺美的地方你居然没有去过更没有听过,你还好意思说你来过中国20次,你好意思吗?看得出他有点不高兴,又聊了几句,我们就握手说再见了。

 5天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旅交会结束后,我回到了昆明,又开始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那天上午我正在办公室忙碌着,他带着他的助理突然神奇地出现在我办公室,我当时真的惊呆了,耶诞节不是还没有到吗?圣诞老人怎幺就突然来了呢?他跟我说,我的话深深地刺激了他,真是有点“冲冠一怒为云南”的感觉,于是他把去北京的机票退了,换成了上海直飞昆明的机票,下了飞机直沖我的办公室,说是要给我点“color see see”(给我点颜色看看)。我们聊起了旅游,聊起了人生,无话不谈,越聊越是投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呀!借着週末我带他游览了石林、九乡、云南民族村等地知名景点,他又租车自驾去了我的家乡大理。从此,他就疯狂地爱上了云南这片神奇的土地,我们忘年之交的兄弟情谊的小船就这样启航了!

旅居云南

 在云南呆了大约一周左右的时间,因为签证快到期,加上耶诞节的临近,义大利老哥回罗马去了。我本以为短时间内他不会再来云南了。可他这个人总是能给人惊喜,2011年春节刚过不久,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又回到昆明啦。从2011年到2015年的这五年时间里,他每年都会来云南,会在昆明住上两三个月,会跟着我去各地旅行,也会自己自驾去旅行,曾先后从义大利和欧洲忽悠了许多批的专家和朋友来到了云南,甚至还从欧洲带了一帮朋友从昆明自驾越南河内,全程他一人开车呀!他走了云南的许多地方,过了云南的好多个少数民族节日,吃遍了云南各地的美食,结交了许多的云南朋友,渐渐地云南溶入进了他的血液,他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云南人。

 记得13年的秋天,我带义大利老哥和一帮摄影界的朋友去腾沖的银杏村采风,也许是腾沖的美震撼了他的心灵,在离开银杏村回县城的路上,车里其他人都睡着了,老哥也开始眯起了眼睛,我一边开车一边欣赏腾沖的田园风光,突然义大利老哥大声说:大象兄弟,等我死了,你能找块地把我埋在这个美丽的地方吗?他一句话吓得我来了一个急刹车,我笑了,跟他说,除非你在这里找个腾沖老太太结婚,否则腾沖的青山不可能埋你的忠骨。

 我一直好奇他为什幺从来都是一人出来旅行,从来不带夫人呢?有一次就问他这个问题,他跟我说,他夫人不喜欢出门,从来不远游,可是他在家里只要连续呆两个月以上就开始烦躁不安。一般他在家里呆得开始烦躁的时候,他夫人会帮他收拾好行李,跟他说“你可以走了!”。我对此半信半疑,直到2014年的12月我在罗马见到了嫂子证实了老哥所言非虚。

 

一个错生在义大利的云南人

2015年春节 跟村里人一起拜佛

助力云南旅游

 作为一个在欧盟工作多年而且在欧洲有一定知名度的旅游专家,同时又是中国旅游研究院的顾问,义大利老哥对云南旅游是情有独锺,他有一颗为云南旅游做事的心,一心想为云南旅游做些事情,对许多问题也有独到的见解。在云南旅居期间,他应邀参加了多次有关旅游行销的会议或论坛,也因为我的关係结识了许多旅游界的行政主官及旅游企业人士,他对云南旅游资源了解之深度常常让人们颇感意外,他对云南旅游发展的见解也让人十分佩服,他的敬业精神也一直感动着我。大概在2011-2013年间,他总想着一定要为云南旅游的国际宣传推广好好干上几件事,思路很好,可最终都无法落地,他始终不明白,各地领导都说好,可为什幺就是无法执行呢?在我面前,他经常大骂各种机构的官僚作风,包括当年他工作的欧洲的机构。我一直在做他的思想工作,经常跟他说,你年纪大了,有经验有想法,但你就是一个人,你不代表任何公司和机构,谁也没有办法和你合作呀!兄弟建议你每年来云南呆上几个月,我们一起多去一些地方,看遍云南的美景,吃遍云南的美食,岂不快哉!再像我一样,用你自己的方式去为云南旅游做贡献,慢慢地他似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2013年11月,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文淑琼副主任代表云南旅委向义大利老哥和我,还有一些旅游界知名人士颁发了“云南旅游行销专家”的聘书,那一天是他最开心的日子!2014年6月,他要回欧洲出席一个旅游业界的大会,他执意要自己出钱印製一份关于云南自驾旅游和美食之旅的宣传折页,要拿到大会上免费发放。他的诚意感动了云南旅游资讯网路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申和平先生,申总为他承担了设计及印製的费用,他连一个小礼物都没给家人带去,行李箱装的都是云南旅游宣传册。我们有的人出国时,带出去的是给亲戚朋友的土特产,回国时满箱子装的是外国名牌货。一个70多岁的外国老人,就因为真心热爱云南,人家不拿中国政府一分工资或补贴,却以这样的态度为云南旅游做事。这还真是足以让我们业内人士汗颜吧!他的这种精神值得我们云南旅游行业的每一个人学习。

 最让我感动的是2014年12月18日,昆明-巴黎直航首飞,在我的建议下,我们领导同意他以云南旅游行销专家的身份参加了“昆明-巴黎首航云南旅游赴欧洲促销团”。他出生在义大利,但是精通英语、法语、俄语和西班牙语,他也善于学习互联网、摄影等新技能。出发前,我去他住的地方接他。当我到达的时候,他正在打包行李,让我感动得快流泪的是他把能不带的个人物品都不带了,箱子里装满了都是云南旅游宣传资料。我跟他说不用带这幺多,我们团里已经带了好多了,他说一定要带上,他要去给一些欧洲旅行代理商做云南旅游培训。我真是好感动好感动!我有一次跟我们省旅游委的段主任说,像义大利爷爷这样热爱云南的外国友人要是有上千人的话,云南旅游的国际宣传推广就会容易多了。晚上12点飞机起飞,大部份旅客开始睡觉,我和他开始研究讨论修改我已经做好的云南旅游推介PPT,讨论他如何推介云南旅游。在法国巴黎和义大利罗马的两场云南旅游推介会上,他以一个云南人的自豪感用流利的法语和义大利语向两国的旅行商和旅游记者深情推介了他的第二故乡-彩云之南。他说,这是他为云南旅游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了!在义大利,我终于第一次见到了老哥的夫人,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陌生感,就像一家人见面一样亲切。

 我经常感歎,老哥要是再年轻20岁该有多好,他可以为云南旅游做许多事呀!

别样生活

 通过一个人的生活细节,我们完全可以判断一个人的生活品质和品味。义大利老哥的许多生活细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经常会出现在脑海里。

 他好像没有什幺特别的宗教信仰,他说旅行就是他的信仰,他非常喜欢中国,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他说他敬佩中国共产党,觉得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伟大的政党,能带领这幺多人口的一个国家往前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我们许多中国人患上了“崇洋媚外”的病,许多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都消失了,人们之间的关係空前紧张,邻居之间也大多是陌生人。义大利老哥对人热情大方,每次来他都住在昆明安宁太平镇的朋友家里,他非常自豪地说他就是太平镇人。请我们吃饭时,他不准我们买单,说太平镇是他的地盘,他才是主人。每次从欧洲回来,他都会去跟邻居们一一问好;每次离开昆明回欧洲时,他都会去跟邻居们说再见!好人有好报呀!2014年12月16日,我们昆明-巴黎直航云南旅游促销团出发前两天,他突然把装有护照和钱包的腰包丢了,眼看我们的一切计画都得重新调整,他却跟我说别急,该是我的就一定会回来。奇迹最后还是发生了,17号下午,社区里的一位老人找到了他,说是捡到了他的东西,因为护照上有照片。在法国和义大利的云南旅游推介会上,他把这个故事分享给了所有参加会议的人,给云南旅游贴上了一个亮晶晶的标籤“安全”和“友善”!

 他特别喜欢美食,不仅喜欢吃,也喜欢做。不管他去哪里,美食是第一位的,没有见过、没有吃过的东西他都要尝试,竹虫、蜂蛹、蚂蚱什幺都吃,甚至狗肉也吃,在我鹤庆老家还一定让我老妈切鹤庆火腿薄片给他生吃。他也喜欢做菜,特别是能做一手非常正宗的义大利菜。有一次,他居然从义大利把一小盆香料植物裹得严严实实地辗转带到了昆明,到家一打开箱子就忙着给花盆浇水,还居然养活了。好几次请客人去家里吃饭,他绝不让人帮忙,一要按西餐的规矩一道一道来。他喜欢品尝各种美酒,但和许多西方人不一样的是,他好像对咖啡没有太多想法。当我们一起在义大利公务活动的时候,他逼着当地的导游把旅行社订的中餐取消了,一定要让我们品尝正宗的义大利菜。有一次在参观米兰大教堂时,教堂已经关门,他硬是逼着教堂的工作人员一定要让他的中国朋友好好地领略他家乡的历史文化。有一次在威尼斯参观的时候,因为天气太热,团里的人都躲在阴凉的地方喝饮料聊天,不想进威尼斯大教堂参加,他也丝毫不给面子,说: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跑那幺远来这里乘凉,云南多凉快呀!幸好那些人听不懂,我只有打圆场,让他给我一个人当导游去参观。当地的旅行社和导游被他弄得相当没有面子。

 和我一样,他也是非常喜欢自驾车旅行,喜欢开车不喜欢坐车,开车怎幺开都不累,坐车就难受。不过,他开车可比我快得多,70多岁的人一上高速开120还嫌慢,坐他开的车心脏得非常好。他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说有一次,他和他夫人开车外出,他夫人是限速80按60开,他却是限速100按120开,最后他夫人实在受不了,看见远处有员警,就找藉口让他停车,下车后跟员警说你们把这个喜欢开快车的疯老头抓走吧!在云南自驾旅行,他逢人便说,他是东南亚一带最棒的司机!他最痛恨的就是在中国开车好多人喜欢占着超车道不让,他都会跟在后面使劲按喇叭,如果人家还是不让,他就会从右面超上去,再向左回到超车道,然后慢悠悠地走。我问他为什幺要这样呢?他说,I must give them a lesson!(我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教训!)现在我也时常会像他这样!

 义大利老哥喜欢学习,真的是按“活到老学到老”那句古话来活的。他喜欢买书,喜欢看书,那怕是中文书,只要有吸引人的配图。他喜欢学中文,可惜舌头太大,至今只学会了几句常用的。很有意思的是几年前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的助理小张一直在教他一句中文:请问卫生间在哪儿?很简单的一句话,他就是怎幺也学不会,他相当生气。我悄悄跟他说,别跟你助理学,我来教你,保证你一学就会,而且到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都管用,那就是“niao niao”!他果真一学就会,开心极了,去哪儿都说“尿尿”,从来没有人听不懂。他的助理小张因为这事恨了我好长一段时间呢!不懂中文也没关係,他在哪里都混得到吃的,他居然自己开车去了我老家鹤庆,还去了我家,跟我父母一起吃饭,还去菜地干活。你不得不佩服吧!

 他有一点和我不一样,去一个新的地方,他喜欢买东西,我不喜欢,也许是因为他的收入高可以任性吧!只要他喜欢的,什幺都买,每次出去旅行回来的时候,汽车后背箱一定是满满的。有一次在路边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类似于钟乳石的工艺品,人家开价1200块,他二话不说,掏出钱包,给了人家700元,老闆说不卖,他又拿出一元的钞票5张,先递上一张,说701,再递上一张说702……,最后老闆实在没有办法了,只有忍痛割爱,用中文说了一句:老外,我真是服你啦!

 义大利老哥非常独立,不仅表现在生活上,更表现在思想上。70多岁的年龄按照中国人的理念应该是颐养天年的时候了,可是老哥完全能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就连出去旅行时我帮他背包他都从不答应,他会说你以为我老了吗?然后拍拍胸脯,说:Look, I am very strong, I am 田大熊!他有三个儿子,孙子孙女一堆,他却经常对我说:兄弟,记住,任何时候你都要靠自己,否则你就离见上帝不远了!在思想上,他更是有独立的思考,有独立的人格,在表达观点他不会给任何人面子,怎幺想就怎幺说。在这一点上,我受他影响比较大,以至于现在许多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中国政府机关里一个相当另类的公务员。我认为,中国目前正处于社会的转型期,如果转型成功,我们的中国梦将得以实现。我们每个中国人都应该学会理性思考,都应该关心国家和社会的发展,都应该为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只有每个人都愿意做出自己的一点贡献,集中起来就会变成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强大力量。

 老哥和我一样,喜欢旅行,率真幽默,性格非常倔强,心里决定要做的事情就一定想方设法要做到。但他比我厉害得多,我经常说他是一头强驴!2014年11月,应泰国国家旅游局的邀请,我以旅游达人的身份免费赴泰国进行摄影采风,他知道了可是羡慕嫉妒恨呀。我到达泰国的当晚,他用微信跟我聊天,说他决定“说走就走”,一定要来,而且已经预订了机票,说第二天昆明飞曼谷转普吉来跟我汇合,然后就从微信上消失了。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第二天晚上九点左右他神奇地出现在了酒店大堂,居然还跟一对俄罗斯夫妇拼车从机场打的士来的。于是,我们又一起在泰国过了愉快的一周。他性格倔强,以至于这次回云南的签证一直没有拿到。他就是要求中国驻罗马大使馆的签证官给他半年多次往返的签证,可人家按规定就是只能给他一个月一次入境的签证,让他十分地恼火。后来我很生气地跟他说,你为什幺要这幺强呢?政府的规定在那儿,你就不能好好计画一下你的旅行,你可以先去缅甸,再去泰国和柬埔寨,最后来云南,从云南再回欧洲呀!

 反复几次做工作,他终于同意了我的建议,我很快又可以见到他了,但愿这次他能提前告诉我航班号,我好安排时间去机场接他。好几次,他都是从昆明长水机场,自己弄神州专车,到了安宁太平镇家里才给我报到。

 义大利老哥,在大象兄弟的心里,你已经不是义大利人,你是马可·波罗转世,你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云南人!我唱一首《故乡的云》欢迎你的到来吧!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的向我召唤,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飘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