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座悲剧的岛屿上一定有乐天的岛民

〈乐天岛(B面)〉

在一座悲剧的岛屿上一定有乐天的岛民
即使地震、颱风、都更,让他们的财产或亲人
一夕化为乌有,也不能阻止他们爬起来
继续打拚,继续念经,继续忍气吞声
顶多每週看一次健保给付的医生

不管是因为睿智或白目
乐天的岛民任凭每个统治者的课纲覆盖自己的历史
他们学舌,学不像也很自得
持哪一国的证件无关紧要,只要你爱国
就算是黑帮,警察也替你开道

身为奴隶的记忆,让他们把疫苗当作基因
时而扮演入侵者,掠夺别人的山林土地
时而扮演殖民者,苛扣员工和僕佣的假期
他们给自己的命名都富含高尚的意象
例如洪兰或曾志朗

家庭失和就怪小三,生意失败就拜妙禅
黄金套牢就买股票
雾霾穿堂入室就趁机多製造一些口罩
安乐死不成就拿刀互砍
在自己出题的考试里,拚死拿到高分

乐天的岛民有种无可救药的天真
相信消失的正义有一天会回来认亲戚
他们锲而不捨连署抗议、写布条、排练行动剧
还要将游行留下的垃圾收乾净
并把这些都拍成艺术电影

当恶邻眼露兇光,有些岛民立刻喊出一家亲
还在屁股纹上菊花刺青以示欢迎
慷慨割捨小时候的恐龙当作见面礼
无奈即使换了电池还是慢吞吞
徒然洩漏了从远古活到今日的卑微意志

即使被疯狂如此折磨
乐天的岛民仍然有机会从眼角的余光看到自己
像同情一尾即将被大快朵颐的透抽
他们也会在咽下自己的触手时流泪
那种温柔,让他们在末日前还有机会被拯救

远方有人独立公投了,他们笑一笑,继续看韩剧
在一座悲剧的岛屿上一定有乐天的岛民
2017.10.11